Warning: error_log(/home/zczyeztciz9y/wwwroot/caches/error_log.php) [function.error-log]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Permission denied in /home/zczyeztciz9y/wwwroot/phpcms/libs/functions/global.func.php on line 502

Warning: error_log(/home/zczyeztciz9y/wwwroot/caches/error_log.php) [function.error-log]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Permission denied in /home/zczyeztciz9y/wwwroot/phpcms/libs/functions/global.func.php on line 502
寻找一个没有落叶的秋/张蔓莉(《狗万什么app_怎么做狗万代理_足球彩票万狗》2016/春) - 杂志 - 狗万什么app_怎么做狗万代理_足球彩票万狗主义 狗万什么app_怎么做狗万代理_足球彩票万狗

寻找一个没有落叶的秋/张蔓莉(《狗万什么app_怎么做狗万代理_足球彩票万狗》2016/春)

文章来源:文章作者:张蔓莉 发布时间:2016-05-13 23:21:16阅读:人次 字体:[ ]
?《狗万什么app_怎么做狗万代理_足球彩票万狗》2016/

[场外]

?

寻找一个没有落叶的秋

/张蔓莉

?

?????

有点俗,这个秋,确实是由一片秋叶带给我的。它不仅带给了我一份秋绪,还有一份感慨。

九月,山城重庆虽还谈不上却道天凉,却也是霪雨缠绵了。那多年少见的雨,由粗变细,由疏变密,一下就是几十天。我只注意到了绵延不断的雨,和它带给人不断加深的愁绪,却没有注意到暗中轮换的节令。

节令,是由那片不起眼的秋叶提醒我的。

清晨,我按部就班,开车送儿子上学。等红绿灯时,一片暗黄的梧桐叶,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,带着稠稠的潮湿,落到了我的挡风玻璃前,似一朵花,带着疲倦。条件反射地轻点雨刮器,拨开了叶,露出一方明朗的天。平眼而视,红灯依然,蒙蒙细雨中,我发现右前方的街边,蹲着一个橘黄色的背影,恰似一片硕大的秋叶。街上,人来车往,行色匆匆,只有那橘黄色背影,紧贴于地上,形成静和动的强烈对比,城市因此显得更生动踏实。我有些纳闷,那人怎么了,难道是生病了,或者?再次点击雨剐,擦拭玻璃,想要看个究竟。怎奈,绿灯亮了,后车按起了喇叭。

一路顺畅,鱼贯而行,把橘黄色背影丢在了背后……

送完儿子,返回到先前的红绿灯路口。没想到,那橘黄色的身影还在。雨,仍密密地下着;那身影,依然蹲着,几乎还是同样的姿势;他身边,仍是车来人往,都市喧嚣。只是,这次是蹲在了对面的街边,头上也多了一顶草帽。由于行车方向相反,这次是正对面。随着车子的行近,我渐渐看清了那橘黄色的身影。哦,原来,是一位环卫工人。他一直埋着头,一身被橘黄色包裹,不知是男是女,年长还是年轻,仿佛橘黄色就是他们的身份。此刻,他蹲着身子,正吃力地一片一片拣拾地上的秋叶,放进手提的垃圾袋里。因为长久的雨,树叶紧贴地面,常规的清扫,已不能解决问题,才令他不得不如此费劲。看着那手中拣起的秋叶,和那鼓鼓囊囊的垃圾袋,那橘黄色身影,在我眼前不断幻化,幻化成一尊城市雕塑,构成这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抵近路口,红灯亮了。我要转弯,便靠右停车。刚停稳车,不知从哪里飞来几个小塑料袋,装包子的,不偏不倚,其中一只,正好挂在了我的右反光镜上。有些不悦,甚至气愤。正欲扭身去取下它时,忽见一只湿漉漉的手,伴着一声热情的招呼,不知从哪里伸了过来。 “好心妹妹,是你呀?” 定睛一看,竟让我有些吃惊:“啊哟,是你呀。怎在这里?”

原来,她竟是我熟悉的李大姐。

李大姐原来负责我孩子校门外路段环卫工作,我曾顺便帮过她一个小忙,为她迎接中考的女儿捎买过脑灵通。一件举手之劳、不足挂齿的事,她却一直叫我好心妹妹。一年多不见,李大姐怎么到这里来了呢,难道环卫工还像机关里的要害岗位那样,需要轮岗?我有些纳闷。

过了绿灯,我将车临时停靠在路边,与李大姐寒暄起来。原来,李大姐因工作敬业,已“高升”,由原来负责叉道小路环卫,调换为负责身边这条主干道。由于路段两边的黄葛树和小叶榕树秋季落叶特别厉害,为了保洁,她坚持每早6点不到,便开始第一遍全面清扫;然后,再对重点部位清扫,第二遍,第三遍……遇到这样的久雨天气,加之早上7点过,街上开始人多车多,不便使用扫帚,就不得不蹲下身子,一片一片拣拾秋叶。往往是前面刚拣拾干净,后面又掉了一地。今天就更麻烦了,不仅久雨,而且风大,扫成堆的秋叶,像一群淘气的孩子,四处乱窜,李大姐不得不来来回回地反复拣拾。于是,才出现了先前的那一幕。

望着李大姐那汗涔涔的脸,和那湿漉漉的橘黄色衣服,我不禁以嗔怪的口吻道,大姐,都怪这些树,老掉叶子。李大姐却连连解释,呵呵,不,不能怪树,没树,这城市像什么样子呢。当初,不就是因为这树秋天掉叶子,环卫的人手不够,才增加人,我才当上环卫工人,小女读书才有了生活费吗。不怪不怪,我感谢还来不及哩,呵呵……

李大姐的话,让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祝福,温暖,感动,还是酸楚?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想起去年秋天的那个中午。那天,秋阳高照,我外出办事。小区门口,一棵挺拔的银杏,金黄的秋叶,掉了一地。一对浪漫的情侣,正在秋叶旁拍婚纱照。上街,走了不远,见街边一环卫哥,举着一根绑有镰刀的竹竿,使劲儿敲打着路边的黄葛树枝叶,口中还念念自语,你这讨厌的黄葛树,一遇到妖风,就没完没了地掉叶子,干脆直接把你打落!他的出发点也许没错,希望一个没有落叶的秋。可他的举动,却让路人都纷纷惊讶,更责怪他会伤了树。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时,忽然,一根断枝坠了下来,环卫哥来不及躲闪,只听到他“哎哟”一声,便蹲在了地上。原来,砍落的枝丫,直直地掉了下来,砸中了他的脸,脸上冒着血。尽管人们对他刚才的做法不解,但仍心急火燎地为他叫了出租车,赶紧将他送去了医院。望着环卫哥远去的背影,满地的秋叶,和那绑着镰刀的竹竿,我的心情,有些莫名的沉。

没树,没有秋叶,这城市是什么样子?

李大姐的话,一直在我的耳边萦绕。我还联想到一些简单的道理,比如,没有阳光和雨露,生命就不会生长。这是上小学时,老师教的。可是,当阳光和雨露天天与我们相伴的时候,我们却忽略了它们的存在。我们身边还有多少存在,多少忽略,是一些被忽略了的奢侈?

在一个周末的午后,准确地说,就是在我再次遇见李大姐的第二天,我带着孩子,做了一个小小的游戏———设想寻找和走进一个没有秋叶飘落的城市。

我驱车到了南滨路、朝天门、解放碑,甚至到了两江新区。每到一处,我都停下车,牵着孩子,走到一些树前,秋天落叶的,黄葛树、梧桐、银杏、合欢、栾树、榉树、朴树、枣树、红叶椿、千头椿、臭椿、垂柳、金丝柳、速生柳、落羽杉……然后,把手机调成照相模式,对着那些树,高高举起,先把一个秋叶飘落的城市定格,以作对比。

就在我拍照的时候,有个什么东西,落在了我的头上。点击快门后用手去摸,呵呵,还好,不是飞鸟屙的秽物,或什么杂质,是树叶,准确说是一片枫叶。我有点惊喜,甚至有点怀疑,这是我刚才拍摄时虔诚捕捉、定格的结果。我把那枫叶轻轻拈在指尖,认真地欣赏起来。叶通体的红,就是歌词里唱的那种满山红叶似彩霞。也有不同,不同是近观的结果。那红是鲜活的,在流动。甚至叶尖与叶中、叶底都不一样,叶尖红得鲜艳,叶中红得踏实,叶底红得深沉。叶脉的纹路,也随那色彩的变化,由细而粗。叶蒂的断痕很自然,没有任何折裂的痕迹,完全的瓜熟蒂落呀。原来,我们曾经的感慨,所谓风吹落叶后的伤感,完全是误解,既误解了风,也误解了树叶。

我顿然明白,一片秋叶,就是一张岁月的脸。

透过镜头,秋色真美,不是鳞次栉比的楼房,也不是车水马龙的喧嚣,而那些形形色色的是树,和树上的秋叶。逐渐泛黄的,正在飘落的,已经落地、被秋风吹拂着正在撒欢的,每一片秋叶,都是一个秋的精灵,秋的天使。

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;山映斜阳天接水,芳草无情,更在斜阳外……”

只顾赏秋,不小心走进了范仲淹的诗词里,竟忘了此行的目的。赶紧把心收回,把镜头校正,是要剔除那些秋叶,当然叶连着树。根本不敢想象,会是一个什么结果。

这城市死了,成了一具令人恐怖的骷髅。

?

作者简介:张蔓莉,供职于中石油重庆某民营公司,热爱散文和新闻,发表作品10余万字。

?

?
责任编辑:晓来轻酌???????我要:投稿

相关阅读:

顶 部